我的位置: 坪山新聞網>新聞中心>深圳新聞>

“深圳記憶”定格清代進士第 細數百年傳奇

來源: 發佈日期:2021-03-17 09:50 坪山新聞網

上圖為沙浦蔡公祠,下圖為沙浦老屋、小巷。陳頊顥攝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1年3月17日訊(深圳商報記者聶燦通訊員肖更浩)發現城市文化脈絡,傳承深圳歷史記憶。由深圳圖書館、深圳商報《文化廣場》共同舉辦的“深圳記憶”第二季文化探訪近日正式開啓。首站來到寶安松崗“沙浦村”。在沙浦原住民、文史學者蔡保中的帶領下,走村串户,圍坐大榕樹下細數百年傳奇。

“深圳記憶”是深圳圖書館着力打造的地方文獻資源建設與服務品牌,自2014年末正式啓動,旨在保存城市記憶,傳承城市文化,通過採訪徵集、拍攝紀錄片、舉辦展覽、建設數據庫等形式,加大地方文獻資源開發與利用力度。

一方面以田野調查,勾勒文獻中的古深圳,發現新的驚喜;另一方面傾聽記憶,留下原住民的真實記錄,聆聽原住民們講述更加鮮活的東西;同時對社區村落中的老建築、老祠堂、老人、文物、非物質文化遺產等進行尋訪,蒐集整理文獻淵藪、風情風物、名人掌故等與歷史文化相關的內容。

此次,亦不例外。蔡保中一路走來,帶領大家慢慢講述每條小巷、房屋的故事。從松崗老街曾經人頭攢動的百貨商場、電影院,拐角處的理髮店,到村口的老井,曾經的池塘、曬穀場……記憶因講述而鮮活起來。蔡保中也感慨,“這一條條年少時我天天奔跑徘徊的小巷,已經有30年沒有走過了。”

沒有比蔡保中更合適的嚮導了。他不僅是生於此、長於此的地道松崗沙浦原住民,亦是寶安區福海街道綜合執法隊中隊長。更重要的是,熱衷歷史文化研究的他,還出版了《清〈新安縣誌〉裏的深港村落》一書。花費4年時間,蔡保中記錄、講述了寶安本土的歷史、淵源以及人文故事。

“我目睹一個農業的‘寶安縣’發展成一線都市——‘深圳’,如今,許多的老地名、老村名、老方言、老民俗逐漸消失。作為原住民,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和義務將自己所聽所聞所見記錄下來,這既是對歷史的負責,也有助於人們對此有所瞭解。”蔡保中希望給有興趣瞭解本土文化的讀者提供一種新的思維途徑、分析方法。

跟隨蔡保中的腳步,探訪組來到松崗街道的沙浦二村中心的開闊廣場,東莞寶安一帶俗稱為“地堂”,即北方人稱的“曬穀場”。這裏,是整個村落的文化精髓之所在,不僅有馳名深港的“蔡公祠”,還有極具人文氣息的“進士碑”“進士第”。

當記者走近這些珍貴的歷史遺存,敬畏之心油然而生。歷經200年風雨的“進士第”,樸素無華,是深圳罕見的一座現存進士第的古建築。記錄的是蔡珍、蔡學元父子的人生際遇和留給子孫的精神印記。

沙浦圍的“進士第”,位於沙浦二村第三巷125號,清嘉慶十三年(1808)進士蔡學元建。進士第為二進四開間的府第式建築,門額為紅砂岩的牌匾,上雕有渾圓蒼勁的“進士第”三個字。進士第房屋進深20米,面寬16.5米,佔地330平方米,屋第外東、南、西均有圍牆,東圍牆有大門樓,南面有魚塘,塘邊有幾棵百年老榕樹,顯得歷史久遠而樸素無華。2012年被列為“寶安區不可移動文物保護點”。

蔡保中回憶,自小老人們就告訴自己,沙浦村是一個尊師重教的文化之鄉,“放牛娃會識字,田邊老翁會念詩。而百年來,蔡學元是沙浦村取得學位最高、最有地位的人。”

蔡學元登榜進士後,榮歸故里,於村南蔡氏祖祠西側建築“進士第”。又於“東圃公祠”前左右各豎立一對旗杆石。旗杆石是明、清時期專為族中人取得科舉功名而在祠前豎立的夾輔旗杆的紀功石,俗稱“石夾”,廣府人稱“旗杆墩”。旗杆石上刻有姓名、科舉功名及年代。蔡學元當年設立的旗杆石至今尚保留完好,共有兩對四塊,其中上刻:“嘉慶戊辰科進士欽取鹹安宮漢學教習蔡學元立”。

“我最擔心的是,平日裏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會在一夜之間化為烏有,消失不見。”因此,蔡保中通過實地走訪、勘錄現場,收集史志等方法,儘可能地為家鄉留下真實的往昔。

編輯:邱嘉熙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