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坪山新聞網>新聞中心>深圳新聞>

點金成鑽 深圳這樣打通成果轉化梗阻

來源: 發佈日期:2021-03-17 09:52 坪山新聞網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1年3月17日訊(深圳特區報記者王欣聞坤)深圳市工程生物產業創新中心大樓每層的咖啡間裝修講究,但樓中生物技術企業的老總從來不擔心員工在咖啡間裏“划水”,甚至會主動建議公司研發人員:“什麼時候有空,約樓上的PI喝喝咖啡唄!”

比咖啡更香醇的,是設在這幢大樓裏的深圳合成生物學創新研究院的實驗室研究員(PI)們。一場輕鬆的茶歇,一段漫無目的的閒聊,被刺激的不止是味蕾,説不定還有突然敞開的腦洞,一個絕妙的idea靈光乍現,一種影響世界的生物產品也許就此誕生……

樓上做實驗跟樓下做產業的,成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煙火相聞,拉近的是研發平台和創新企業的空間距離,打通的是企業缺乏設施和技術平台的梗阻,提升的是原創成果產業化的效率。

從深巷裏的酒,到科創大樓裏的咖啡,深圳的科技成果被產業、被資本、被市場……被所有創新資源競相追逐。

從創新高地到產業高地

波士頓,美國生物醫藥產業重鎮,也是許多新興經濟體國家制定生物醫藥創新戰略時“抄作業”的對象。

深圳合成生物學創新研究院醖釀籌建深圳市工程生物產業創新中心的時候,對標的就是波士頓科技實驗室空間(Lab Central)。

“Lab Central成立於2013年,擁有500位科學家和企業家,孵化企業126家,共融資59億美元,其中63%的企業實現自我盈利,13%的企業進入IPO環節。”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合成生物學研究所所長劉陳立講述着深圳市工程生物產業創新中心的設計思路,依託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學和中國科學院先進技術研究院的源頭創新優勢,高效孵化並吸引合成生物初創企業落地,最終形成合成生物產業高地,在多主體合作、多要素聯動的綜合創新生態模式下,形成“科研+平台+產業+資本+教育”的企業培育模式。

2020年4月,深圳市工程生物產業創新中心落户光明科學城。DNA雙螺旋和數學中的無限符號交融在一起,象徵最前沿BT和IT科技在這裏融合,暗示着創新中心重點佈局的合成生物學領域生物醫藥、生物材料等產業方向藴含無數創新的可能。

首批18家生物技術類初創企業第一時間搶駐創新中心。

創新護航創業提速

科技成果產業化的過程中,有一個人人聞之色變的“死亡谷”。

對生物科技類企業來説,這段“死亡谷”還格外長。

相比其他學科領域,生物技術類初創企業從基礎研究到產業化的過程更長,對實驗室的依賴性也更強,科技成果轉化成產品的過程中,需要多次到實驗室“回爐”,以持續不斷地獲得智力支撐和平台支持。

對初創企業來説,天使輪融資一般500萬-1000萬元。而一台實驗設備很可能就價值千萬。

創新中心的最大亮點就是“樓上樓下創新創業綜合體”,即樓上是實驗室,樓下是企業,打破研究院應用研究和初創企業的空間距離,解決初創企業缺乏設施和技術平台的瓶頸,極大縮短原始創新到產業轉化的時間週期。

初創企業可以與實驗室共享實驗設備,大大降低企業運行成本。與此同時,企業還可以隨時獲得科研“國家隊”的技術攻關支持。

深圳未知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創新中心大樓4樓辦公,公司創始人兼CEO譚驗曾在波士頓工作生活多年,對“波士頓模式”心儀不已,入駐創新中心,目的就是與一流研究機構深入合作、將微生態製藥從實驗室階段的科學探索迅速推向產業化落地。

可他怎麼也沒想到,合作能夠如此順暢:未知君公司和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合成生物學研究所合作的實驗室——微生態製藥聯合實驗室,就設在公司樓上。以前實驗室離公司有五六公里遠,去實驗室申請使用設備得排隊,一週下來最多用一次設備。到了現在,樓上樓下,以前一兩週才能做完的實驗,如今一兩天就可完成,效率大大提升。

“在我看來,深圳模式比波士頓模式更勝一籌。”譚驗興奮地説,“企業一頭靠着研究院,有最高水平的科研團隊和最先進的實驗室設備作後盾,一頭和全球科技前沿和產業熱點接軌,有着最廣泛的市場視野,這樣企業怎麼會沒有競爭力!”

在創新中心的生物初創企業們看來,他們得到的科技支撐,簡直比咖啡間那杯拿鐵還要熱乎。

解決產業化四大“梗阻”

科技成果產業化,是科創領域的“最後一公里”。

如何打通深圳的“最後一公里”?深圳市科技創新委主任梁永生簡明扼要地歸納道:“有四個關鍵節點:好的成果,通暢的道路,優質的服務,有效的激勵。”

像深圳市工程生物產業創新中心這樣,由科研平台牽頭建立的科技成果產業化基地,就是一種極具深圳特色的“創新聯合體”,即依託大設施、大平台、大機構,孵化以知識產權輸出為主的高附加值科技企業。

除此之外,深圳積極探索一系列創新成果產業化機制,如科技成果“沿途下蛋、就地轉化”機制,賦予科技人員職務科技成果所有權或長期使用權改革,建立寬容免責機制等。

上個月,市政府出台《深圳市關於進一步促進科技成果產業化的若干措施》,通過整合現有零散支持政策,並針對問題提出一攬子38條創新舉措,其中新增26條,實施質量成果“創新工程”、成果產業化“暢通工程”、成果產業化“支撐工程”、成果產業化機制“保障工程”等4大工程和15項計劃,構建促進成果產業化的全方位、全過程、全領域完備體系。

編輯:邱嘉熙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