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坪山新聞網>

坪山的東縱記憶

來源:南方網 發佈日期:2019-04-18 12:07 坪山新聞網

如果把紅色資源的傳承做得更好,深圳就可以實現經濟、文化比翼齊飛,而且飛得更高更好

“歡迎乘坐東縱精神紅色教育公交專線,我是解説員,很榮幸今天能夠與大家共同踏上這趟紅色之旅。”大年初八,停在深圳坪山區黨羣服務中心門口的東縱精神紅色教育公交專線於下午3時如約發車。

這條紅色公交線路,連接了坪山革命烈士紀念碑、坪山中心小學、東江縱隊紀念館等紅色革命遺址,是坪山區為了整合東江縱隊相關紅色資源,於2018年7月開通的。

時至今日,對這片土地上紅色記憶的追尋,有了嶄新的方式。

東縱起點

“我們是廣東人民的游擊隊,我們是八路軍、新四軍的兄弟,我們的隊伍馳騁於東江戰場上,艱苦奮鬥、英勇殺敵,取得了輝煌的勝利。”

這首歌唱的正是東江縱隊,這支英雄的隊伍與八路軍、新四軍、瓊崖縱隊被朱德並稱為“中國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

重温與記錄東縱的歷史,坪山是真正的起點。素有“東縱之鄉”之稱的坪山(1958年10月以前屬惠陽縣),是原東江縱隊司令員曾生的故居所在地,東江縱隊的重要活動地區。

眼前的坪山,是深圳最年輕的行政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坪山域內建制迭經變更,終在2016年9月,經國務院批覆同意設立深圳市坪山區,覆蓋了坪山、坑梓兩個街道的行政區域。

在坪山街道辦事處對面山崗上,我們抵達此行的第一站—坪山革命烈士紀念碑。在這塊佔地面積不大的公園裏,綠樹成蔭,不少市民在這裏散步。看似尋常不過的場景,很難讓人聯想到當初是如何的波瀾壯闊—

七年間,東江縱隊遠離中央、孤懸敵後,經歷了大小戰役1400餘次,殲滅日偽軍9000餘人,隊伍後來發展到1.1萬餘人,建立了大片抗日根據地,成為華南抗日戰場的一支主要力量。

大理石紀念碑上,密密麻麻地鐫刻着東江縱隊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烈士名單。1983年,為滿足坪山羣眾紀念和緬懷革命先烈的需求,適逢紀念東江縱隊成立40週年,坪山鎮黨委決定在原址重新修建紀念碑,並正式命名為坪山革命烈士紀念碑。

如果説坪山是東江縱隊的發源地,曾生將軍母校—坪山中心小學則是東江縱隊最初的源頭。溯源而上,得以窺見燎原星火最初的模樣。

穿過坪山中心小學教學樓,一間古色古香的校史館出現在眼前。校史館內左側一隅置放着曾生雕像,牆上的“將軍母校、東縱搖籃”主題展靜靜講述着坪小黨支部、坪山烈士、坪小抗日的故事,字裏行間有一種掩不住的激盪力量。

82年前,經曾生介紹,共產黨員陳銘炎到坪山小學擔任校長,建起坪山第一個黨支部,並向周邊鄉村宣傳發起抗日救亡運動。

1938年,曾生回到坪山,以此為落腳點,成立惠(陽)寶(安)工作委員會,進一步發動羣眾,健全黨組織。“曾生賣地支援革命”的美談,正是發生在這一年。剛回坪山的曾生,在沒有糧餉、缺乏武器和經費的情況下,帶人磨自家的穀子煮飯,並讓每人帶走一袋米,甚至把自家剩下的幾畝田傾數賣盡,以供建立武裝部隊的軍需之用。母親問他:“田地賣掉了怎樣生活?”曾生卻回答道:“沒有國哪有家?沒有黨哪有個人?我一心一意跟黨走,你也跟黨走。”

在他的領導下,坪山小學開辦了第一個抗日訓練班。自此中共領導下坪山地區抗日活動拉開了大幕,才有了惠寶人民抗日遊擊隊及後來成立的東江縱隊。

抗日勁旅

在全國三條以“東縱”命名的道路中,坪山區的東縱路便是其一。在東縱路230號,矗立着全國第一家東江縱隊紀念館,也是此行的第三站。

紀念館1998年由深圳市東江縱隊老戰士聯誼會籌建,2002年交由政府管理。如今,紀念館門口兩側掛滿了廣東省反腐倡廉教育基地、深圳市廉政教育基地、黨史教育基地、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紅色旅遊基地等牌子。館內展出內容根據東江縱隊、兩廣縱隊及粵贛湘邊縱隊的戰鬥歷程分為13個部分,大量的文字、圖片資料及文物,清晰地記錄着東江縱隊的成長壯大。

作為東江縱隊的前身,由曾生率領的惠寶人民抗日遊擊總隊,與由王作堯率領的東寶惠邊人民抗日遊擊大隊,最開始只有200餘人。1939年9月,日軍再次在大亞灣登陸後,游擊隊主動出擊,先後收復沙魚湧等地,迅速擴大了影響,得到了廣大羣眾、港澳同胞和海外華僑的踴躍支援。據不完全統計,僅在香港淪陷前,先後參加東江人民抗日武裝的華僑和港澳愛國青年就達千人以上。到1941年秋,部隊發展到1500餘人,武裝民兵1000餘人,並建起了大嶺山和羊台山兩個抗日遊擊根據地。

當年12月,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香港淪陷,在港開展抗日救亡工作的大批內地文化人士和知名民主人士處境十分危險。根據中央指示,抗日遊擊隊克服重重困難,先後從香港營救出何香凝、柳亞子、茅盾、鄒韜奮等700多人,以及一些國民黨官員和眷屬、遇險的美國航空隊飛行員以及港英官兵和荷蘭、比利時、印度等國人士近百人,對促進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和國際反法西斯統一戰線的工作,起到了積極作用。

在華南敵後艱苦複雜的環境中,他們堅持獨立自由游擊戰,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逐步發展成一支抗日勁旅。粉碎日偽軍的“萬人掃蕩”,收復大片失地,使廣九鐵路交通大動脈始終不能正常通車……到1943年11月,游擊隊已經發展到3000餘人。為適應鬥爭需要,遵照中共中央指示,廣東人民抗日遊擊隊東江縱隊宣告成立,公開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成為華南敵後戰場一面鮮紅的抗日旗幟。

在那場載入史冊的“文化名人大營救”行動中,水源世居(位於坪山田頭社區水祖坑居民小組)是游擊隊的祕密接待中心。遺憾的是,水源世居現已成為危房,不再納入參觀線路。

文化高地

以史為鏡,勿忘初心。對於如何把東縱紅色資源利用好,把東縱精神傳承好這一問題,社會各界和深圳一直不乏關注和思考。

2017年,坪山區政協社會委組織“東縱文化的歷史挖掘和精神傳承”專題調研。課題組實地走訪坪山區東江縱隊紀念館、曾生故居、坪山中心小學、水源世居等東縱舊址後發現,雖然當地在挖掘和傳承東縱文化方面做了不少紮實的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果,但仍存在着短板和不足。

“東江縱隊紀念館亟須升級”“水源世居已經無人居住,牆體開始開裂損毀,成為一座危房”“曾生故居門庭冷落,亟須整理保護”……課題組認為,坪山區內與東縱有關的歷史遺蹟、文物點不少,但在硬件軟件等建設方面與其歷史地位不相稱,並且目前各自為政,未得到充分發掘與利用,是今後把紅色革命文化資源轉化為發展優勢過程中必須解決的重要課題。

東江縱隊發源於坪山,其活動區域遠不止於坪山。通過對其他地區東縱紅色文化保護情況進行拓展調研、橫向對比,課題組提出了規劃開發東江縱隊主題公園、設立東縱主題文化節、開展搶救性的挖掘和保護工作等建議。

“如果把紅色資源的傳承做得更好,深圳就可以實現經濟、文化比翼齊飛,而且飛得更高更好。”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宣傳教育局原副局長薛慶超教授提出,要讓東縱精神成為深圳的一張閃亮的紅色名片。

革命烈士彭湃的孫女彭伊娜也建議,應把馬巒山打造成以東江縱隊紅色文化為主題的郊野公園,讓人們有更多地方去讀懂東縱紅色文化。

當前,坪山正大力實施“文化繁榮興盛工程”,以本土文化資源為基礎,打造獨具特色的東部文化高地。同時,“以東縱文化為主線,推進紅色旅遊跨區域合作,打造紅色旅遊精品路線和博物館聯盟”“加快東縱紀念館整體提升”等內容已經寫入2019年坪山區政府工作報告,東縱文化將煥發新生機。(◎《南方》雜誌記者/劉豔輝發自深圳 ◎本文責編/李焱鑫)

編輯:鄭則彬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